“第九届‘民族百花奖·中国各民族美术作品展览’ —— 高校雕塑专业师生作品展”征稿通知

附件3:西畴县情简介

在祖国西南边陲,彩云之南北回归线“黄金十字带”上,有一个神秘的高原喀斯特绿洲,一片天然的净土。这里就是距太阳回归最近的回归家园——美丽神秘的云南省西畴县。

这里是上古奇书《山海经》记载的“日出汤谷”之地——找回太阳的地方。汤谷村壮族至今沿袭母系社会以来数千年的活态传承“女子太阳节”。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壮族“女子太阳山祭祀”,清一色的女子净身沐浴祭日,成为世界各民族太阳崇拜中的唯一。

这里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伟人毛泽东亲笔批示过的地方。1955年毛泽东主席对《一个混乱的合作社整顿好了》一文亲笔写下“按语”,成为激励几代西畴人民敢为人先、开拓奋进的一面旗帜。

这里是集“老、少、山、穷、战”为一体的国家级贫困县,是上个世纪50年代援越抗法,60年代援越抗美,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守土卫国支前参战和屯兵积粮的重地。“一切为了前线,一切为了胜利”,西畴人民为捍卫国家尊严和安宁付出了巨大的牺牲,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这里是全国石漠化程度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。西畴人以“敢让石漠变绿洲,敢治石窝成桑田,敢劈天檐变坦途,敢叫穷乡换新颜”的勇气,铸造了“搬家不如搬石头,苦熬不如苦干;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的“西畴精神”,享誉全省乃至全国。

 “找回太阳的地方”——西畴

西畴于民国9年(1920年)建置设县,取县境西洒、畴阳两区首字组合命名,字面释义为“人寿田丰、天佑生灵”的宜居福地。

西畴位于云南省东南部,隶属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,县城距省城昆明403公里,距州府文山78公里,距中越(天保)国际口岸98公里,自古是云南通往越南的要塞,老山自卫反击战前线指挥部就设在西畴兴街。西畴是北回归线穿过的高原喀斯特绿洲,总国土面积1506平方公里,以岩溶峰丛溶蚀洼地为主的喀斯特地貌占75.4%,辖7乡2镇、2个国营林场、69个村委会和3个社区、1778个村民小组,居住着汉、壮、苗、瑶、彝、蒙古等6个民族26.2万人。西畴历史悠久,自然、人文遗存丰富有“回归家园、精神高地、太阳故乡、木兰天堂”四张文化名片。

第一张文化名片:“回归家园”

远古时西畴是一片汪洋大海,在康滇古陆南隅造山运动中喀斯特峰群崛起,实现登陆和漫长的进化,形成峰丛、奇石、溶洞、河流、瀑布、古树等奇观融为一体的喀斯特绿洲。适宜的阳光、水分、空气、湿度,让西畴成为物种的原生地。在畴阳河流域发据出土的剑齿象、河马、犀牛等三十余种古脊椎动物化石,1.4亿年前遗存的珍稀物种华盖木“活化石”,新生代第四纪古猿类进化,就是绿洲生命奇迹的代表。

北回归线横贯西畴全境总长38.55公里。与北回归线穿过其他地区区位相比较,西畴具有两个显著的特点:一是北回归线横穿海拔最高县城(1496米)的地方;二是地处北回归线“黄全十字带”核心区域。即为北回归线与怒江、澜沧江、金沙江三江并流大峡谷交汇地。这里是生物圈、大气圈、水圈、土壤图进行信息交换、物质交换、能量交换的大通道,堪称“地球的生物圆明园”,是人类进化的关键地区和地球气候变迁、地壳运动、气候变化、生物消亡的见证地。

西畴是古人类发祥地,滇东南文明摇篮。在西畴县与马关县交界的三车仙人洞,出土170万年前的山车元谋人科古猿化石,是目前中国境内旧石器时代最早的古人类。在西畴县西洒“仙人洞”发掘的5颗人牙化石,为距今5-10万年前旧石器时代晚期智人“西畴人”。

新石器时代的蚌谷狮子山岩画,描绘了一个自给自足、向往天上神仙的生活场景和对日月的崇拜,并出现了数字卦,即数字文字“五、六”,也是滇东南地区出现的最早文字,说明新石器时代西畴已进入文明社会。

20世纪80年代,在鸡街河和畴阳河流域,发现新石器时代许多双肩有段新石器和古陶器碎片,表明这里是百越先民的文明摇篮之一,是壮族先民的生息繁衍之地。县城古壮语称“董布那”意译为“大山坡上的稻田”,出土了稻作工具石铲,表明古越人曾经在这里开垦稻田维系生存,并创造了举世闻名的稻作“那”文化。

从远古蚌谷狮子山岩画出现的太阳崇拜,到日出汤谷的“太阳村”,至今仍传袭的母系氏族社会数千年的遗风——中国∙西畴“女子太阳节”,演绎了一个射太阳、找太阳、请太阳、祭太阳、送太阳的美丽神话,让古老的西畴人和谐相处,造就了一方大爱无疆的天地。

西畴的各民族融合发展、民俗民风淳朴。鸡街河和畴阳河流域是百越先民的文明摇篮之一,世居民族壮族崇拜鸟,原生宗教“摩教”历史悠久。壮族也崇拜水牛,传统服饰、民居房顶四角古代常用兵器和“弄娅歪”表演面具等都做成水牛角和水牛角叉。壮族是伴歌生活的民族,一生从安胎歌到送葬歌都有歌相伴。传统节日女人节、花街节、祭龙节、开秧门、六郎节、尝新节等及人生礼仪传袭不断,“找太阳”“百鸟衣”等神话传说故事源远流长。

西畴是祖国南疆走廊,文物古迹较多,文化艺术繁荣,曾被誉为“历史文化县”。历史文化人物有一代奇人林开武,知名教师刘发宗,抗日名将刘北海,神医郑保,中国第一个壮族女县长侬惠莲,民族音乐家刘世坤等。

西畴是一个美丽幸福、养生长寿的家园。2013年6月,全县80至89周岁4661人,90至99周岁551人,百岁寿星老人20人。按“中国长寿之乡”评定标准,80岁以上高龄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2.02%,远超1.4%的标准。由此可见,西畴是北回归线上适宜人居的地方。

第二张文化名片:“精神高地”

西畴是“西畴精神”的发源地。“西畴精神”是西畴人民的精神支柱和奋进的不竭动力,是西畴人民的宝贵财富。“西畴精神”是西畴人民在长期的历史文化积淀中孕育,在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。远可追溯到数千年来一直传诵的母系氏族社会一个“乜星找太阳”的美丽神话,天降大任,乜星勇于担当,大爱无疆,无私奉献,“给了世界一双眼晴”。在历史战鼓雷鸣中,西畴人民光耀爱国主义精神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,铸造了西畴革命老区,树起了金钟玉鼓、抗日民族英雄、南疆烈士陵园英雄等一座座丰碑。近观上世纪90年代,西畴人民众志成城,鏖战喀斯特,以“敢让石漠变绿洲,敢治石窝成桑田,敢劈天檐变坦途,敢叫穷乡换新颜,敢将差距当潜力,敢把精神作资源”的勇气,创造了闻名全国的“搬家不如搬石头,苦熬不如苦干;等不是办法,干才有希望”的“西畴精神”,涌现出一大批时代先锋,创造了全国“西畴模式”和历史奇迹,赋予了西畴精神“穷则思变、自强不息、勤劳实干、艰苦奋斗、豁达乐观”的时代新内涵。“西畴精神”蕴含着高远、开放、包容的高原情怀,坚定、担当、务实的大山品质,是“云南精神”的生动实践和具体体现,成为“云南精神”的典范。“精神高地”意为精神的源地,创造“西畴精神”,阐释“云南精神”,弘扬“中国精神”的精神家园。

第三张文化名片:“太阳故乡”

千古传诵的美丽神话“乜星找大阳”、《祭太阳古歌》、母系氏族社会的遗俗“女子太阳山祭祀”、《山海经》中的“日出汤谷”,证明了西洒镇上果“太阳村”是“找回太阳的地方”。

西畴是伟人毛泽东主席批示的地方。一个农村壮族妇女依惠,带头创办“互助组”,掀起全县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高潮,并成长为全国首位壮族女县长。一个混乱的合作社——炭西村,在各级党组织的重视和关心支持下,迅速整顿好了,并得到毛主席的批示,编入《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》一书,让西畴成为全国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典范。毛主席的光辉批示,是一面鼓舞西畴各族人民敢为人先、敢想敢为、开拓奋进、实干兴业的旗帜,代代相传,不断铸造历史的新业绩。

依托北回归线的禀赋,尤其是“黄金十字带”的馈赠,西畴是蕴藏铝土、金、铅锌、石材等丰富矿产和水能资源的天然宝库,也是民族文化宝库。鸡街乡曼竜村的彝族花倮支系“葫芦笙舞”,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被中国舞蹈家协会原主席戴爱莲赞誉为“东方迪斯科”。西洒镇的汤谷太阳村壮族“女子太阳山祭祀”,列为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鸡街乡下坝村的壮族渔鼓,列为首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西洒镇的汤谷太阳村壮族“女子太阳节”,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鸡街乡么所壮族传统文化保护区,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兴街镇享有“云南省十大刺绣名镇”的荣誉称号,刺绣产品在国内外深受顾客青睐。葫芦笙舞国家级传承人钟天珍、杨玉军,葫芦笙舞省级传承人宗天仙,壮族“女子太阳山祭祀”省级祭司陆朝海等一大批传承人,一直在西畴民族文化的传承保护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独特的气候和资源条件,让这里成为了北回归线上人与自然和谐、人民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,建设了工贸、旅游和烤烟、甘蔗、木本油料、中药材、BMY肉牛养殖等高原特色农业为支撑的富民强县产业园,呈现了居有住所、出行便捷、上学方便、病有所医、饮水安全的新农村。全县基础设施建设完备,社会事业和谐发展,成为了人民实现小康和共圆“中国梦”的绿洲。

第四张文化名片:“木兰天堂”

西畴是濒危物种和谐共生的乐园。植物“大熊猫”华盖木原生地、“中国木兰之乡”“中国阳荷特产之乡”云南四大名鱼之首“西畴金线鲃”养殖基地,药物谷药王金线莲种植基地……造就了一个原生、古老、“活化石”、回归、多样性的东南亚物种基因库。意为“中华盖世之木”的华盖木,不仅原生西畴,且称为亿年常青树,从出现至今长达1.4亿年。西畴现已成为以华盖木为代表的珍稀濒危物种采集基地,通过选育、培植、示范、推广,实现了回归栽培和回归养殖。古老的濒临灭绝物种,在西畴得以重生和回归大自然。

醉迷芳香的木兰谷、奇特的地质公园、穿越文明之旅的古人类穴居溶洞群、旖旎的山水风光与多姿多彩的民族“欢乐谷”交映生辉,在西畴呈现出一个千峰竞秀、百花争艳的奇美喀斯特山水旅游胜地。“峰、洞、石、树、瀑”堪称高原喀斯特绿洲胜景“五绝”;集木兰芳香园、龟寿湖养生堂、鸡冠山人生道、奇人林开武归隐之所等胜景为一体的香坪山,享有“芳香第一景”的美名;以植物“大熊猫”华盖木为代表的原始文明探秘,赋有“谜境西畴”之称。在木兰花开的地方,我们的节日——中国西畴“女子太阳节”、东方迪斯科——彝族“葫芦笙舞”、带我飞向幸福地——《水母鸡》童谣故里、鸡街“欢乐谷”等民族之花竞相开放,唱响一个“找回太阳的地方”。

揭开尘封的历史,从旧石器时代晚期智人“西畴人”到“愚公”现世,西畴各族人民以天之骄子的灵气,让西畴从璀璨的历史文明中一路走来。

1985年在西畴县城附近的大卡磨湾一带出土的海藻化石,以及“东京巅石燕”“阔翼石燕”“三叶虫化石”等群生腕足动物化石,证明3.75亿年古生代晚期西畴属浅海广布,有了生命繁衍生存。

在畴阳河流域发据出土剑齿象、河马、犀牛等三十余种古脊椎动物化石,在西畴县与马关县交界的山车仙人洞,出土的5枚古猿牙齿化石,“这种大型人猿类现在都归属人科,是云南更新世地层中首次发现古猿化石。”山车元谋人科的古猿化石,证明古猿生活年代约为一百七十万年前左右,是目前已知的中国境内旧石器时代最早的古人类。

1965至1973年,中国考古工作者根据西畴县城东郊山麓仙人洞中发现5万年前的5枚古人类人牙化石,定名为晚期智人“西畴人”。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文山州境内最早的古人类。被收录入《云南历史文化探究》(八年级历史教材)。

在畴阳河和鸡街河流域,发现许多双肩有段石器,是壮族先民百越族群在新石器时代留下的石制工具,说明这里曾经孕育百越先民的古代文明社会,是古代越人及其后裔的生息繁衍之地。

从这片土地上出土的新石器时期的陶片等文物来看,西畴当时的制陶业比较发达,已发掘的陶窑遗址大部分在村落附近,表明为部落集体所有,说明当时狩猎的西畴人已经定居。随后出土的青铜器以及收存书画、拓印、生活生产用具、民俗活动器物、革命文物、独特的民族服饰,无不向人们揭示了西畴人的铸造工艺、文化水平和历史源流。

古老的西畴,古老的“西畴人”,源远流长的“西畴精神”与生俱来,生生不息。西畴人沿着“回归家园、精神高地、太阳故乡、木兰天堂”之路,以高原情怀和大山品质,在“找回太阳的地方”梦想成真。

 

1 2 3 4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 » “第九届‘民族百花奖·中国各民族美术作品展览’ —— 高校雕塑专业师生作品展”征稿通知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

联系我们会员申请

打赏一下,激励我们更好地创作

微信扫一扫打赏